最后一张签证全集分集剧情介绍,最后一张签证演员表以及(1-46集)剧情介绍(7)

电视| 娱乐| 剧情| 最近更新|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最后一张签证全集分集剧情介绍,最后一张签证演员表以及(1-46集)剧情介绍(7)

来源:www.93ku.com 2017年01月26日14:45 责任编辑:熊大大

导读: 第26集 - 大卫冒险解救罗莎死里逃生 罗莎怀孕之事被汉斯发现 大卫得知罗莎被抓的消息无比震惊,迫切想要潜入警察局探望罗莎,欧力克......
演员表 第1-5集 第6-10集 第11-15集 第16-20集 第21-25集 第26-30集 第31-35集 第36-40集 第41-45集 第46集

第26集 - 大卫冒险解救罗莎死里逃生 罗莎怀孕之事被汉斯发现

大卫得知罗莎被抓的消息无比震惊,迫切想要潜入警察局探望罗莎,欧力克和蕾贝卡知道大卫心急如麻的心情,帮大卫出谋划策,他们连续蹲守在警察局门口,发现每天下午都有一辆货车进入警察局后院送货,大卫假装送货司机混进监狱打探,收买了警察局的警卫,警卫带着大卫在关押犹太人的监狱“参观”,大卫见到了罗莎,两个人短短一瞥,连话都没来得及说。大卫回到秘密基地后,更加失落了,将罗莎救出来的念头愈加强烈。

姚嘉丽和普济洲越走越近,两人的关系越来越默契,虽然普济洲还是没有把姚嘉丽当真正的妻子,但慢慢接受了她。

大卫瞒着蕾贝卡,装扮成邮政人员来到秘密警察局,声称有重要包裹必须亲自交到汉斯手上。但汉斯刚好外出,于是门卫让另一个警务员带大卫去汉斯办公室送包裹,大卫顺利进入大楼,趁警务人员不备,打晕对方抢走制服,接着向关押犹太人的牢房走去。看押犹太人的门卫要求大卫出具提审单,由于大卫没有提审单,门卫坚持不肯让大卫带走罗莎。

另一边,汉斯回到警察局,门卫告诉他有一个重要邮包被送到办公室里,汉斯赶忙回办公室,发现了被打晕在地的警卫员,立刻通知警卫搜捕刚刚进来的大卫。

计划失败,大卫不得不逃跑,驾驶货车突出重围。秘密警察穷追猛赶,大卫在路上不慎随车坠入山崖,陷身火海。汉斯以为大卫已经死了,他坚定认为大卫身后一定还有其他犹太抵抗组织的同党,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罗莎听汉斯说大卫遭遇不测,生无可恋,半夜突发腹痛,被紧急送往医院。汉斯知道了罗莎怀孕的秘密,感到非常兴奋,犹豫怎样才能把这个诱饵用到最好。

姚嘉丽来警察局给罗莎送棉被,汉斯的助理马克没让她进去。姚嘉丽在领事馆门口等普济洲下班,并把自己去警察局的事情告诉了他,普济洲决定过几天亲自去一趟警察局。

蕾贝卡以为大卫已经牺牲了,万分伤心,把大卫生前用过的衣服埋葬起来,并为他立了墓碑。回到秘密基地,蕾贝卡发现地上躺着一个身穿纳粹军服、面目模糊的人。蕾贝卡慢慢蹲到他旁边,原来是大卫,他还活着。

第27集 - 大卫死里逃生捡回一命 罗莎被释放回到普济洲家中

大卫讲述了自己死里逃生的经过,在卡车掉落悬崖的瞬间,自己被甩了出去,并挂在悬崖上的一棵树,因此捡了一条命。蕾贝卡为他做了临时的包扎,大卫脸上的伤恐怕永远无法复原。

汉斯告诉薇拉,罗莎已经怀孕了,薇拉非常同情罗莎,劝汉斯放过罗莎,让罗莎和孩子都好好活着,汉斯灵机一动,觉得放罗莎回到普济洲身边更有利用价值,于是答应薇拉,自己会放了罗莎。薇拉得知汉斯真的释放了罗莎,被汉斯打动,以为他又变成了那个善良的汉斯。

普济州来找汉斯,要和“海伦”见面。汉斯将普济洲带到医院,并解开了“海伦”的手铐。普济州询问“海伦”的病情,罗莎将怀孕的消息隐瞒,谎称自己只是低血糖,并劝普济洲好好珍惜姚嘉丽,普济洲嘱咐“海伦”照顾好自己,并警告汉斯,如果“海伦”再出意外,自己决不轻饶他。汉斯意外的告诉普济州,可以放走罗莎。随后,汉斯命令手下紧盯罗莎,不得让她离开奥地利。蕾贝卡把罗莎被送回普济洲家中的事情告诉了大卫,大卫终于安心了。

普济洲回家和姚嘉丽商量,把“海伦”接回家中予以保护,姚嘉丽坚持不同意,觉得“海伦”会再次从自己手中抢走普济洲。被释放的罗莎要求回到自己家中,但普济洲担心她安全,还是把她带回了自己家中。姚嘉丽当面向“海伦”确认,是不是只要她拿到签证就会离开,罗莎说是,姚嘉丽答应一定帮她拿到签证。姚嘉丽来到领事馆,假装来找普济洲,大家都认识姚嘉丽,对她也没有太关注。姚嘉丽主动和吕秘书拉近关系,表示自己非常好奇,想看看签证具体什么样子,吕秘书没有防备,把做好的签证拿给姚嘉丽看。姚嘉丽探清了印章和签证的保管地方,于是又返回领事馆,并假装将咖啡倒在吕秘书装着钥匙的裤子上,借机获得印章的保管钥匙。然后再趁吕秘书不在办公室,偷偷拿出抽屉里的一张空白签证盖好章,匆忙离去。她又凭着自己的记忆,填好了“海伦”的信息。次日,姚嘉丽将“签证”递到罗莎手上。罗莎感激不尽,与姚嘉丽告别。临走前她回到自己原来的家,想和大卫见上 一面。与此同时,负责监视罗莎的秘密警察将她的不寻常行动向汉斯汇报,汉斯听说罗莎去了火车站,下令立刻给海关打电话拦住罗莎。

第28集 - 罗莎将实情告诉普济洲 汉斯发现罗莎签证的破绽

汉斯得到罗莎即将离开奥地利的情报,立刻命令火车站拦住罗莎,并随即赶到火车站,扣下罗莎。罗莎说汉斯没有权力阻止获得签证的犹太人离开。汉斯说,如果拿到签证的人并不是本人,就不能离开奥地利。罗莎坚称自己就是海伦米歇尔。汉斯威胁要揭穿她的假身份。罗莎不得不折返。普济州碰到拿着行李的罗莎,以为她又要离家出走,罗莎非常绝望,不同意和他回家。不明所以的普济洲误以为姚嘉丽将她赶走的,非要把她带回去。罗莎有苦说不出,只好和他回去。

姚嘉丽非常气愤的跑去质问罗莎为何又回来了,是不是舍不得普济洲。罗莎没办法回答姚嘉丽,姚嘉丽彻底绝望了,她决定退出,成全普济洲和“海伦”的幸福,趁着夜深人静,姚嘉丽一个人带着行李离开了。第二天早上,普济洲发现姚嘉丽不见了,赶忙开车去火车站,但还是没能追回姚嘉丽,普济洲失落的回到家中,脑海中都是姚嘉丽为自己做的点点滴滴。

罗莎觉得是自己的原因,才导致姚嘉丽的离开。罗莎觉得不能再隐瞒下去了,终于鼓起勇气向普济州说明了真实身份,自己只是一个在咖啡店打工的小提琴手。普济洲不相信,以为“海伦”只是不愿意给自己添麻烦。罗莎为了说服普济洲,让他看自己隆起的小腹,坦白自己为了腹中孩子欺骗了他,感谢他一直以来的照顾,罗莎抱歉的离开。普济州难以置信。

汉斯得知罗莎已经把真相告诉了普济洲,非常失落,觉得罗莎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他们决定再找到其他更有效的方式牵制普济洲。

汉斯对于普济洲没有送罗莎去火车站产生了疑问,于是仔细翻看签证,发现了签证的破绽,签证上的印章是先盖上的,字是后写的,这违反了合法程序。汉斯自认为抓到了威胁普济州的把柄。汉斯找到罗莎,拷问她是从哪里获得的签证,罗莎坚决不肯说出签证的来源。汉斯又将罗莎关押在警察局。

汉斯找到普济洲,嘲笑他被女人骗了,并告诉他,真正的海伦米歇尔小姐已经在为上帝演奏了。普济洲反击说,既然秘密揭开了,那么自己也就没有弱点可以被汉斯利用了。但汉斯随即拿出海伦的签证,问他如何办理的这张假签证,并以此为条件,威胁普济洲服从自己。而普济洲对于这张签证的来源也百思不得其解。

第29集 - 姚嘉丽回国后心病缠身 汉斯多次用假签证之事威胁普济洲

普济洲找到罗莎,问她关于签证的事情,罗莎坚持说自己不知道,因为她承诺过姚嘉丽,为她保守签证的秘密。带着对普济洲和姚嘉丽的愧疚,罗莎将所有的后果一个人承担起来。

上海,日军横行街头。嘉丽回国到家,疲惫昏倒,父亲姚敬之看在眼里,疼在心上,知道女儿的心一定被普济洲伤了,在姚嘉丽床边守了一晚,还是问不出她回国的原因。于是差遣家里的老仆人和姚嘉丽聊天,但姚嘉丽每天躺在床上一句话不说,喝了药继续躺着。姚敬之担心不已,请郎中给女儿看病,郎中说主要是心病。姚敬之得知后,苦口婆心劝她,不该为了一个男人而折磨自己,姚敬之声泪俱下的讲述了自己这段时间对女儿的担心,并说只要自己活着,就会永远保护她,姚嘉丽被父亲感动的哭了。姚敬之让老仆人再去劝姚嘉丽,姚嘉丽不希望父亲担心,强作欢颜,并谎称普济洲对自己特别好,但这又怎能瞒过姚敬之的眼睛。

姚敬之请普济洲父亲普德远去劝说姚嘉丽,普德远安慰姚嘉丽,而姚嘉丽只说是自己生病了,因为想家才回来的,不必挂念。姚敬之坚持认为是普济洲把姚嘉丽逼疯了,并和普德远吵了起来。

鲁怀山告诉普济洲,姚嘉丽已经顺利到家了,让普济洲不要压抑自己的感情,过还是不过,离还是不离得想清楚,否则耽误的是两个人的事。普济洲问鲁怀山物理学家艾德华先生有没有消息,被告知跟自己没关系的事不要打听。

伤愈的大卫完全毁容,他却庆幸自己不用担心被秘密警察认出来了。大卫出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确认罗莎在不在普济州家,然而最让他担心的事发生了,他得知罗莎又被关进了监狱。蕾贝卡劝大卫不应该再去冒险,大卫承诺自己会等待最好时机。

比尔求汉斯带自己去打猎,汉斯不想再惹薇拉生气,比尔说自己这次一定不会再让妈妈发现了。于是,汉斯又偷偷带着比尔去打猎了。

汉斯再次找到普济洲,威胁他将假签证一事报告外交部门,普济州知道汉斯不会轻易放弃这个诱饵,表示自己并不在意,想拖延时间再想对策。

王参事得知领事馆护送失败死了人,担心对中德关系不利,跑来对鲁怀山发火,责怪他不该给犹太人发签证,简直就是不自量力。鲁怀山始终坚持没有收到外交部的明文训令,自己是依法办事。

第30集 - 姚嘉丽决定与普济洲离婚 普济洲回国向姚嘉丽道歉

王参事骂完鲁怀山离去,守在门口的普济州跑去拦住王参事,将签证的事都揽到自己头上,并且表示自己做的事完全没有违反大使馆的指令,剩下的签证理应发放出去。王参事说普济州幼稚可笑,有些事情是不能用对错衡量的,鲁怀山赶紧把普济洲和王参士劝开。

姚嘉丽在家里依旧茶饭不思,姚敬之对女儿深感愧疚,认为是自己当年一厢情愿订下的婚事害了女儿。姚敬之找姚嘉丽谈话,并把姚嘉丽母亲的遗像摆出来,让姚嘉丽打开心扉,把憋在心里的话都说给妈妈听。姚嘉丽几度哽咽,只说自己真的太累了,不想再说了。姚敬之问姚嘉丽,普济洲到底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姚嘉丽坦白说,普济洲是一个正义勇敢的人,只有他敢伸手帮犹太人。姚敬之劝姚嘉丽,普济洲再好,但他不爱你,又有什么用呢。长痛不如短痛,放了自己,放了普济洲。姚嘉丽被姚敬之打动,决定和普济洲彻底一刀两断。

第二天,姚嘉丽去普德远家拜访,提出想和普济洲离婚。普德远夫妻安抚姚嘉丽,说夫妻之间都有吵吵合合,等普济洲回来再谈谈。姚嘉丽心意已决,给普德远夫妻跪下,说即使和普济洲离婚了,自己依旧是他们的女儿,以后还会尽孝。

汉斯得知中国领事馆已经停止发放签证,觉得这个游戏的结尾实在太平淡了,很不尽兴。于是,汉斯找到鲁怀山,假装好意的询问他为何不再发放签证,并威胁他说,虽然能否得到签证是由中国领事馆来决定,但能否离开奥地利是由德国人说了算。鲁怀山义正言辞,强调说是否发放签证与德国无关,而能否离开奥地利还没人能够决定。

普济州提出回国找外交部说理,要明文训令,把这里的一切情况都说明白。就在这个时候,大使馆收到普德远病危的家书,召普济州回国。鲁怀山让他赶紧回国,写了一封请示信,让普济州回去转交外交部,希望能够得到肯定的答复。

普济洲匆匆赶回国,才知道父亲病危只是为了骗他回国。普济洲给普德远跪下,深刻反省自己一时任性的逃婚行为,给父母带来了麻烦和担忧。普德远则安慰普济洲,尽早去和姚嘉丽把事情了结了,给她一个交代。

第二天,普济洲一个人去找姚嘉丽,姚敬之痛骂普济洲,认为他太过分了,把姚嘉丽害成这样了。这时候,普德远也赶来了,和姚敬之吵了起来。姚嘉丽出面了,要和普济洲单独谈谈。

汉斯得知普济州回国,并不能完全相信,派手下盯紧中国领事馆,同时加紧抓捕犹太人的行动。

更多关于最后一张签证的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