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张签证全集分集剧情介绍,最后一张签证演员表以及(1-46集)剧情介绍(5)

电视| 娱乐| 剧情| 最近更新|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最后一张签证全集分集剧情介绍,最后一张签证演员表以及(1-46集)剧情介绍(5)

来源:www.93ku.com 2017年01月26日14:45 责任编辑:熊大大

导读: 第16集 - 普济洲搭救包尔并获得其他科学家线索 姚嘉丽决心留下来守护普济洲 蕾贝卡为了检验大卫的枪法,自己头顶苹果让其射击,这时......
演员表 第1-5集 第6-10集 第11-15集 第16-20集 第21-25集 第26-30集 第31-35集 第36-40集 第41-45集 第46集

第16集 - 普济洲搭救包尔并获得其他科学家线索 姚嘉丽决心留下来守护普济洲

蕾贝卡为了检验大卫的枪法,自己头顶苹果让其射击,这时候听闻何夫牺牲的消息,大卫他们决定提前进行刺杀行动,大卫摸清了汉斯的每日行踪,设计了很多套刺杀方案,并评估利弊,但蕾贝卡为了确保大卫万无一失和计划一次成功,都一一否定了,并最终通过多次探讨和模拟实验,决定了刺杀方案。大卫不顾蕾贝卡阻止,坚持要去看一眼罗莎,看过罗莎的大卫,终于可以安心的去执行任务了。

普济洲借用鲁怀山的车去送姚嘉丽,一行人开车前往海关,鲁怀山安慰姚嘉丽,有些事情听天由命,劝她看开点,顺其自然是最好的。在路上,他们偶遇被秘密警察追捕的犹太数学家包尔,普济洲赶忙让他躲进后备箱中,这时候,汉斯开车拦截了他们的车,并威胁他们,如果阻止他追捕逃犯,将格杀勿论。鲁怀山和普济洲据理力争,尽管汉斯很想搜车,但他同样知道,搜查领事馆的车将给外交关系带来麻烦,只好将其放行。姚嘉丽目睹了普济洲工作之危险,又转变念头,留下不走了。

姚嘉丽找罗莎谈话,再次明确自己是普济洲妻子的身份,罗莎表示非常无奈。两个人的关系得到了缓和,并分工合作,在家一起给普济洲做包子。普济洲和姚嘉丽商量,姚嘉丽的签证即将过期了,而姚嘉丽故意跳过话题,并任性说,自己坚决不走。

普济洲和鲁怀山把包尔送到了地下室藏身,免于继续东躲西藏的日子。普济洲则为他提供生活补给,普济洲核实了包尔身份,鲁怀山答应尽快给包尔办签证。两个人商量,通过包尔的人脉和社交,顺藤摸瓜,找到生物学家麦克蓝伯。包尔非常感激他们,表示愿意帮普济洲找人,包尔提供一条线索:李维是蓝伯的知己,也许可以在李维那里获得蓝伯的消息,李维每天上午都会去同一家店吃芝士蛋糕。于是,普济洲按包尔线索找到了李维。李维告诉普济州,蓝伯爱好是在东郊河边钓鱼,普济州便天天去河边蹲守。

汉斯送给比尔一把匕首,让他用匕首对付犹太人,比尔妈妈薇拉得知后很担忧,怕比尔变成第二个冷血的汉斯。于是,薇拉带着比尔去看一群犹太小孩踢足球,比尔很想和他们一起玩,但犹太小孩看见比尔后都慌忙跑开了。薇拉告诉比尔,犹太人像羔羊一样软弱和善良,对他们友好,他们以后就会和他一起玩的。晚上,薇拉和汉斯沟通,希望他以后不要再误导儿子了,并提出想回到慕尼黑生活,而汉斯并不同意。

第17集 - 普济洲拯救犹太科学家行动受阻 大卫刺杀汉斯行动多次失败

大卫伪装成拾荒者准备刺杀汉斯的时候,比尔突然出来迎接汉斯,大卫不想当着孩子杀人,不得不中止行动。而汉斯已经隐约察觉,这个拾荒者和当日逃走的犹太组织成员有些相似。

姚嘉丽胡搅蛮缠,非常跟着普济洲去钓鱼,并逼着普济洲帮自己处理好签证到期的事情。普济洲为此很是头疼。

普济州按照李维提供的线索,连续多天拎着钓鱼的装备来到河边,一坐就是一天。他不知道汉斯的助手马克正带领秘密警察悄悄监视着这一切。又一个清晨,普济州终于等来了蓝伯,他假装钓友与蓝伯攀谈起来,获得了他的信任。普济州和蓝伯说定了交付签证的时间,地点还是这条河边。普济洲赶回领事馆找鲁怀山要签证,吕秘书非常嫉妒普济洲获得鲁怀山的赏识和重视,对普济洲冷嘲热讽,普济洲并不以为意。晚上,普济洲回家后非常高兴,让罗莎和姚嘉丽多做几个菜来庆祝下,并将找到蓝伯的事情告诉了她们。

第二天,普济洲按约定赶到河边给蓝伯送签证,但蓝伯竟然还是被秘密警察先一步找到,惨遭枪杀。普济洲自责没能完成任务,非常难过和痛苦,他回家躲在屋中不肯出来。普济洲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才导致行动失败。包尔提示他,可能是有人走漏了风声。普济洲左思右想,怀疑可能是罗莎给纳粹透露了消息,但又立刻否认了自己的猜想。

大卫来到汉斯家外伺机行动,然而这次,汉斯主动向大卫走过来。他的直觉认为这个乔装打扮的拾荒者就是那个从自己枪下逃走的抵抗组织成员,汉斯和他攀谈起来,以便确认是否为同一人。蕾贝卡得知后,让大卫暂时不要行动,换一个地方躲藏起来。汉斯让手下前往罗莎的家进行搜捕,他怀疑大卫和罗莎还会见面。大卫走到家门口,发现自己夹在门缝中的纸片掉落,察觉秘密警察已经在家里蹲守,大卫赶忙离开。

因为这次行动的失败,普济洲有些动摇,鲁怀山鼓励他,还有那么多犹太人等着他去救助,要打起精神,而且以后行动中,要更加注意保密工作,在水落石出之前,不能相信任何人。

普济州开始着手寻找另一位科学家—化学家威廉•艾塔曼。岂料艾塔曼的实验室遭遇火灾,传言他已葬身火海。另一边,嘉丽发觉罗莎行踪古怪,于是跟踪罗莎,知道了她的住处。

第18集 - 普济洲的真诚打动了艾塔曼 姚嘉丽发现了罗莎的异常举动

姚嘉丽为了收集证据,多次借口帮她洗衣服而接近罗莎。大卫对罗莎倍加思念,想去探望她,蕾贝卡为了大卫的安全,劝阻他的行动。

普济洲在包尔提供的线索下,分别找到艾塔曼的实验助理和艾塔曼夫人,他们都一口咬定,艾塔曼已经在实验室火灾中被烧死了。普济洲不甘心,请包尔引荐,找时间再去拜访艾塔曼夫人。

罗莎白天回家后没有找到大卫,担心大卫被秘密警察抓捕,于是晚上又偷偷溜出去,希望确认大卫的安全,结果失望的发现,大卫依旧不在家。

包尔带着普济洲去拜访艾塔曼夫人,与她寒暄起来。看在包尔的情面上,艾塔曼夫人同意普济洲去墓地祭拜艾塔曼。普济洲对艾塔曼的墓碑道歉,请求宽恕自己没能及时送来签证。其实,普济洲发现了墓碑上名字被刻错了,进一步确认艾塔曼还活着。被普济州的真诚打动,一直乔装打扮的艾塔曼露出真容,表示愿意接受中国大使馆的帮助,普济洲和他们商定,明天清晨把签证放进艾塔曼家门前的邮筒里,艾塔曼尽快离开奥地利。

姚嘉丽故意告诉罗莎,自己要出去买东西。不出所料,罗莎趁姚嘉丽外出时候,又偷偷溜回家,姚嘉丽紧跟其后,并目睹罗莎上了秘密警察的车,又安然无恙地回来,认定她肯定有问题,嘉丽决定继续收集证据。

汉斯告诉罗莎,中国领事馆的签证名额有限,她是不会得到签证的。汉斯声称大卫被捕,威逼利诱罗莎提供普济州的签证名单,以保全大卫性命,罗莎陷入挣扎。

普济州找到鲁怀山,为艾塔曼准备好签证,鲁怀山得知是包尔带路的,让普济洲小心为好。

普济洲和包尔一起用餐,包尔显得忧心忡忡,普济洲以为包尔是嫉妒艾塔曼有签证,安慰包尔,尽快给他办一张签证。包尔暗示普济洲,要多注意艾塔曼的人身安全。

汉斯担心妻儿的安全,在家里屋外都安插了保镖,甚至限制了他们的自由,薇拉对此非常气愤。

罗莎在家中无意翻出艾塔曼的书,想到汉斯对自己的威逼利诱,罗莎心中有些迟疑,这一幕刚被嘉丽看在眼里。

艾塔曼晚上和妻子在家,两人相互倾诉离别前不舍,却被意外的敲门声打断。

次日,艾塔曼先生没有如约前往火车站,普济州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第19集 - 艾塔曼行动再次失败 普济洲对罗莎产生怀疑

普济洲和鲁怀山惴惴不安的来到艾塔曼家中,发现艾塔曼和夫人都已经死在家中。艾塔曼的死,对普济洲触动很大,接连的失败,让他无法呼吸,明明每一步都精心策划,但为什么德国秘密警察却总能先他一步,到处疑点重重。

普济洲将艾塔曼的死讯告诉了包尔,请包尔帮他分析失败的原因,包尔将泄密行为推给了艾塔曼的助理艾利亚斯,而艾利亚斯已经失踪了,包尔暗示普济洲,要注意身边的人,只有先看清自己脚下的石头,才能抬头仰望远处的山峰。

普济洲晚上回家后,向姚嘉丽倾诉自己对艾塔曼的深深内疚,并将两位科学家的意外死亡归咎在自己身上。姚嘉丽一边安慰普济洲,一边提示普济洲,可能是罗莎泄露的机密。姚嘉丽还告诉普济洲,她亲眼看见罗莎偷跑出去,还上了德国秘密警察的车。普济洲嘴上说不相信,但心里仍存疑虑。

普济洲失去了信心和勇气,鲁怀山义愤填膺说,即使要输,也要输的清清楚楚,我们是中国战士,要坚持到最后,查出真正的泄密者。普济洲重新打起精神,决定彻查幕后黑手。

汉斯去裁缝店修改衣服,大卫一路尾随汉斯,准备伺机下手。但汉斯已经有所察觉,向周围秘密警察做了手势,秘密警察全部靠拢了汉斯,让大卫他们无处下手。

薇拉发现,比尔已经被汉斯带坏了。薇拉非常愤怒,找到汉斯,要求回到慕尼黑生活,汉斯坚决不同意。

普济洲晚上回家后,发现罗莎整理过自己的书房,于是对罗莎增添了一丝怀疑。普济州试探罗莎,表示自己可以主动送她回家,并暗示她,最近德国纳粹屠杀大量犹太科学家。罗莎表示自己要为他演奏一段小提琴。罗莎不自然的神态增添了普济州的疑虑。

姚嘉丽多次警告普济洲,罗莎非常可疑,可能已经投靠德国纳粹了,让普济洲要多加小心。而普济洲却满不在乎,姚嘉丽为了普济洲的安全,警告罗莎,普济洲是出于善良才收留她,不要恩将仇报。

欧力克将蓝伯和艾塔曼的死讯告诉了蕾贝卡和大卫,大卫决心再次冒险刺杀汉斯。

鲁怀山带普济州散心,问及他家里的情况,普济州表示姚嘉丽虽然有些大小姐脾气,但确实是个好女孩。只是自己依然没打算将她当成妻子。

第20集 - 普济洲开始寻找下一个科学家 罗莎受到普济洲质疑而搬家

普济洲一直把鲁怀山当成自己兄长,两个人关系日渐融合,普济洲开始改口管鲁怀山叫哥。

鲁怀山和普济州在小酒馆分析罗莎的嫌疑,普济洲把罗莎前几天被德国秘密警察带走的事情告诉了鲁怀山,鲁怀山让普济洲注意提防罗莎。虽然普济州不想相信,但无论是包尔的分析,还是嘉丽出示的证据,都直指罗莎嫌疑最大。为了保护犹太科学家的安全,普济洲决心从罗莎查起。鲁怀山鼓励普济洲,只有继续给犹太科学家发签证,才能借机揪出真正的泄密者。普济洲备受鼓舞,决定重新开始。

姚嘉丽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诬陷罗莎,找到了罗莎偷偷溜出家的证据。普济洲越发觉得罗莎行为可疑。汉斯在普济洲面前耀虎杨威,高调宣称自己已经荣升为中校。

汉斯来到卡罗尔理发店,与胆小怕事的卡罗开起玩笑,吓得卡罗尿了裤子。

抵抗组织正计划开始新的刺杀行动,但汉斯貌似已经发觉了,安排了更多的警卫。大卫提出自己去卡罗的理发店当学徒,以此接近汉斯并伺机刺杀他。经过多番努力,卡罗消除了对大卫的疑虑,同意收大卫为徒,勤劳的大卫让卡罗非常满意。

普济洲回到家中,罗莎正在给他收拾书房。普济洲找罗莎谈话,质问她为什么背着他出去,德国党卫军把她带去了哪里,前几天在德国秘密警察车上发生了什么。普济州痛苦地质问罗莎,那两个死去的犹太科学家是否与她有关。罗莎没有为自己辩解,只是保证自己和犹太科学家没有什么关系。罗莎默默收拾行李离开了,这沉默让普济州非常痛心失望。

汉斯的助手及时向他汇报了罗莎从普济州家中搬走的消息,汉斯盘算下一步计划。

由于罗莎的离开,普济洲借酒浇愁,感谢姚嘉丽为自己的付出,但心里依旧为罗莎而忧伤,他总觉得罗莎不是那样的坏人。

普济洲告诉鲁怀山,罗莎已经搬走了。鲁怀山也告诉普济州,下一个得到签证的人是医学家多利克,并让他像前几次一样行动。

普济州去找包尔帮忙,发现包尔出去了,刚从外面回来。普济洲告诉包尔,自己决定找多利克,包尔表示自己虽然不认识多利克,但是可以帮忙问问有没有朋友认识多利克,包尔觉得秘密警察已经不再追踪自己了。

更多关于最后一张签证的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