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张签证全集分集剧情介绍,最后一张签证演员表以及(1-46集)剧情介绍(4)

电视| 娱乐| 剧情| 最近更新|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最后一张签证全集分集剧情介绍,最后一张签证演员表以及(1-46集)剧情介绍(4)

来源:www.93ku.com 2017年01月26日14:45 责任编辑:熊大大

导读: 11集 - 普济洲成功帮史迪尔逃出奥地利 汉斯恼羞成怒决定疯狂复仇 罗莎非常想念大卫,借口取些衣服而要回家,普济洲担心罗莎的安危,......
演员表 第1-5集 第6-10集 第11-15集 第16-20集 第21-25集 第26-30集 第31-35集 第36-40集 第41-45集 第46集

11集 - 普济洲成功帮史迪尔逃出奥地利 汉斯恼羞成怒决定疯狂复仇

罗莎非常想念大卫,借口取些衣服而要回家,普济洲担心罗莎的安危,想开车送她回家或帮她回家取衣服,罗莎怕暴露自己真实身份,婉拒了普济洲的好意。第二天,罗莎抵不住思念,自己偷偷回家了。到家后发现大卫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而且他们的合影照片都被拿走了,就当罗莎无奈的准备离开时,大卫出现在门口,罗莎激动的抱住大卫,两个人互诉思念,随后大卫告诉罗莎,以后切不可私自回来,除非有非常紧急的事情。其实,罗莎这次回家已经被汉斯发现了,汉斯由此确定了罗莎就是传递情报的人,而且大卫就是犹太抵抗组织的成员。而此刻,普济洲回家后发现罗莎失踪了,误以为她被德国党卫军抓走了, 吓了一身冷汗,幸好罗莎这时候回来了。

普济洲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被德国秘密警察跟踪了,他一直努力寻找史迪尔在作品中提到的白雪花,以便追查到史迪尔的住处。

姚嘉丽私自办理了签证,她觉得有些愧对父亲姚敬之,晚上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饭菜,姚敬之很感慨,觉得自己没有完成早逝夫人的遗愿,恳求姚嘉丽能踏踏实实找一个好人家,以慰母亲在天之灵。第二天,姚嘉丽一个人偷偷踏上了前往奥地利的游轮,并在留给父亲的信中写到,自己要去奥地利找普济洲,请他原谅普济洲,保重身体等他们一起回来。姚敬之急忙赶到码头,但为时已晚。

经过多番努力,普济洲终于找到了史迪尔,并提出中国领事馆要为他办理一张签证。史迪尔表示对中国领事馆的感谢,但自己要永远守着爱妻玛利亚的墓碑,不想离开奥地利。普济洲让他再考虑一下。

普济洲把史迪尔相关情况告诉了鲁怀山,鲁怀山建议不能逼迫史迪尔做不愿意的事情,而普济洲提出先办理史迪尔的签证,然后拿着签证再去劝说史迪尔。

普济洲找到史迪尔的事情被汉斯知道了,汉斯立即下令去史迪尔住处实行抓捕,大卫知道汉斯的秘密行动,提前把史迪尔接了出来,并给普济洲通风报信,普济洲赶忙拿着签证把史迪尔送到了海关火车站,汉斯等人在史迪尔住处扑了个空,急忙赶到火车站拦截史迪尔,正在他准备秘密杀了史迪尔的时候,普济洲及时出现解救了史迪尔,史迪尔成功离开了奥地利。

对于汉斯的行动失败,上级军官勃然大怒,大骂汉斯,汉斯恼按耐不住,要求立即逮捕大卫,但等他冷静下来后,改变了主意,决定按兵不动,等更好时机再收网。

与此同时,蕾贝卡找到大卫,提醒他要注意自身安危,因为德国纳粹会更加疯狂的报复。

普济洲把自己送走史迪尔惊险经历告诉了鲁怀山,两个人敞开心扉,一醉方休。

第12集 - 鲁怀山警告普济洲不可以和罗莎在一起 罗莎误以为大卫移情别恋而伤心离开

普济洲得知昨晚罗莎给酩酊大醉的自己开门,叮咛罗莎千万不能给任何人开门,包括自己。普济洲走到楼下发现鲁怀山正等着他,鲁怀山提出要上楼喝口水,普济洲赶紧拦下,谎称忘记带家门钥匙了,鲁怀山拎着榔头要撬锁,普济洲计无可施,只好把鲁怀山请上楼。明察秋毫的鲁怀山很快就发现了普济洲家中的异样,普济洲赶紧用德文给罗莎报信,罗莎慌忙藏在了床下,鲁怀山敏锐的发现床下有人,但为了普济洲的面子而没有点破。鲁怀山警告普济洲,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能和“海伦”在一起,否则将违反外事纪律,甚至可能泄密。

罗莎担心普济州受自己牵累,想要离开他家。普济州不同意,表示鲁怀山那里自己会想办法,希望她安心住下,不要再出去冒险。

德国外交部约瑟夫约谈鲁怀山,告诉他,传闻中国领事馆的外交官员和犹太人聚会,并发表了不当言论,严重破坏了德中关系,建议鲁怀山能够及时予以处理。鲁怀山给领事馆工作人员开会,要求他们减少与外国人的私人聚会,而且要注意自己的言行。

普济洲告诉鲁怀山,自己已经知道科学家克庞贝的住处,但德国秘密警察把自己盯死了,希望鲁怀山能帮自己。鲁怀山怕普济州逞能,要求他在不与秘密警察直接冲突的情况下,送走得到签证的科学家,如果风险过大,就不要硬碰硬强出头,自己将配合他完成任务。

普济洲在理发的时候,汉斯找到普济洲,说自己已经掌握了关于普济洲的秘密。但普济洲坚决没有说出领事馆的行动计划。

罗莎又偷偷回到家中,而大卫和蕾贝卡正在家中讨论组织计划,罗莎发现了蕾贝卡,误以为大卫移情别恋了,伤心的离开了。大卫为了保护罗莎的安全,没有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她。

普济洲谎称已经处理好了“海伦”的事情,鲁怀山这才放心。回家后,普济洲安慰罗莎,鲁怀山不会再来检查了,让她安心住在这里。罗莎非常感激普济洲为自己做出的一切,主动给他拉小提琴,普济洲正沉浸在美妙的音乐中,突然惊觉罗莎又偷偷回家取琴了,他苦口婆心的劝说罗莎,以后切不可再出去冒险,罗莎就是自己的希望,是自己的精神寄托,自己真的很害怕失去她。

几经辗转,姚嘉丽终于来到了欧洲大陆,想到即将见到普济洲,她不由得心跳加速。

第13集 - 德国纳粹展开对犹太科学家疯狂报复 普济洲决定回国以保护罗莎安全

在鲁怀山和大卫的帮助和掩护下,普济洲找到并成功送走科学家贝庞克,从那时起,一种信念支撑着他,一张签证就是一个生命。

罗莎偷偷回家质问大卫,那天在家里的女人究竟是谁,大卫并没有回答,罗莎愤怒的离开。

贝庞克事件引起了德国秘密警察的震怒,他们展开了对犹太科学家的疯狂报复打击,很多犹太科学家在毫无准备情况下,被德国纳粹公然杀戮,一时间血腥的恐怖气氛在维也纳进一步蔓延。德国纳粹对犹太科学家的杀戮,让犹太抵抗组织明白,不能再被动应对,要主动出击。于是组织决定让大卫接受集训,提升枪法,准备刺杀汉斯的行动。

普济州按“海伦”小姐的生日,给罗莎买了生日蛋糕,并亲手为罗莎带上一条精致的项链。就在罗莎正要许愿的时候,没想到鲁怀山突然到来,再次逮到“海伦”住在普济州家,鲁怀山恨铁不成钢,给了普济州一巴掌。罗莎深深觉得自己给普济洲带来了麻烦,想要离开这里。普济洲立即劝住罗莎,和鲁怀山开诚布公的谈了一次,鲁怀山让他们两个人中必须离开一个人,如果想让“海伦”活下来,普济洲必须离开。在鲁怀山的再三劝说下,普济州同意自己离开,由鲁怀山替他照顾“海伦”。

面临分别,普济州不知该如何向“海伦”告别,他将自己的担忧寄托在琴声里,这是最好的告别方式,并给罗莎留下了一笔充足的生活费,而罗莎也意识到谎言和欺骗造成了后果,沉浸在自责的悲痛中。鲁怀山亲自送普济州登上了回国的列车。

汉斯得知普济洲离开奥地利,去找鲁怀山耀武扬威,想用犹太科学家的暗杀,压制领事馆发放签证。鲁怀山拿外交辞令跟汉斯对话,进退有据,使汉斯不敢轻举妄动。

汉斯带着儿子比尔去打猎,比尔认为爸爸汉斯打死的小兔子很可怜,不肯吃兔肉,汉斯讲起自己小时候被师父虐待,而自己勇于抗争的故事,激励比尔变得勇敢。

领事馆同事对普济洲的离开议论纷纷,鲁怀山为了完成对普济洲的承诺,给罗莎送来生活必须品,却意外发现普济洲的皮鞋在桌子下,于是鲁怀山问罗莎是否因为签证才喜欢普济洲,罗莎立即否认,说自己是喜欢普济洲的善良。鲁怀山故意大声告诉罗莎,普济洲是纨绔子弟,花心大萝卜,到处沾花惹草,而且靠走后门才来的领事馆。此时,躲在衣柜里的普济洲忍不住了,跑出来质问鲁怀山。

第14集 - 普济洲偷回奥地利继续完成任务 姚嘉丽来奥地利被误抓进警局

原来普济洲为了完成对“海伦”的诺言,跳火车返回了奥地利,躲在衣柜里的普济洲听见鲁怀山诋毁自己,赶忙出来向罗莎澄清自己的人品,鲁怀山说自己一进门就已经识破了普济洲伎俩,让他好自为之。

比尔自从和汉斯打猎回来后,经常做噩梦,梦见死去的兔子,汉斯的妻子并不认同汉斯的做法,拜托他不要再带比尔去狩猎了。

鲁怀山担忧是因为他们发放签证的行为触怒了德国纳粹,才导致犹太科学家们遇害,决定暂时停止发签证。普济州却认为国弱民辱,他们应当更加小心谨慎,力所能及地为这里的犹太人再做点什么,鲁怀山答应他留下继续工作。

德国秘密警察犹如暗夜中鬼魅,游荡在普济洲身边,甚至堂而皇之的在普济洲面前示威,但普济洲并没有因此而退却。

姚嘉丽因为普济州寄来表达思念的“家书”,而来到维也纳投奔“丈夫”,却不小心被误会与犹太抵抗组织有关联,被抓进警局,落入汉斯手中。汉斯一听嘉丽自称是普济州的妻子,感觉这出戏越来越有意思了。

汉斯将姚嘉丽的事情告诉了普济洲,普济州赶忙回领事馆向鲁怀山请假,想去警察局保人。鲁怀山误以为是罗莎被抓了,普济洲向鲁怀山解释是姚嘉丽来奥地利了,亦父亦兄的鲁怀山出面帮普济洲解决难题,身为警察局特别行动队队长的汉斯接待了鲁怀山,鲁怀山得知姚嘉丽被怀疑为犹太抵抗组织成员而被抓后,用外交规则警告汉斯必须妥善处理,否则将违法国际惯例。汉斯提出普济洲需要亲自出面予以证明,并故意刁难普济洲,要求他证明夫妻关系,多亏姚嘉丽拿出了自己和普济洲的照片,最终汉斯放走了姚嘉丽,目的是让姚嘉丽做自己的诱饵。

普济洲对于姚嘉丽的出现措手不及,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向鲁怀山求助。鲁怀山警告普济洲,要注意外交人员身份,在不触犯外交铁纪情况下,好好处理家事,不要叫姑娘平白无故伤了心。普济洲请姚嘉丽吃饭,试探姚嘉丽的近期打算,姚嘉丽表示要和普济洲在一起。普济洲将姚嘉丽带到酒店,而姚嘉丽要求去普济洲家里,并拿出普济洲的“家信”,普济洲立即明白这是自己父母伪造的一封信。普济洲求姚嘉丽在外面暂住一天,姚嘉丽表面同意了,转身尾随来到普济洲家里。

第15集 - 姚嘉丽和罗莎同住一屋针锋相对 汉斯对犹太科学家展开大规模屠杀

姚嘉丽尾随来到普济洲住处,并发现屋里有个洋女人罗莎,满心委屈。普济洲将罗莎的事情告诉了姚嘉丽,姚嘉丽并不相信普济洲的说辞,坚持认为普济洲见异思迁。罗莎怕普济洲为难,见状想走,普济州担心她又被德国秘密警察抓去,硬是把她留了下,并承诺自己一定会解决好。姚嘉丽为了守住普济洲,决心留在这里把罗莎赶出去。

姚嘉丽频频向罗莎宣示与济州的夫妻身份,处处为难罗莎,甚至罗莎和姚嘉丽都给普济洲做煎蛋,非要拼出高下。等普济洲上班之后,姚嘉丽更是对罗莎处处挑剔,打扰罗莎弹琴,并嘲笑罗莎是侧房,要罗莎遵从自己等等,而罗莎对姚嘉丽将自己看做假想敌的行为表达无奈。普济洲夹在两个女人之间很是为难,只能走为上计,每天早出晚归。

汉斯获得了一张犹太科学家名单,此时,希特勒下令大规模屠杀犹太人,汉斯借机安排党卫军开始抓捕名单上人员,阻挠中国领事馆放签证。犹太数学家包尔得到消息提前逃走,汉斯命令手下抓紧搜捕“漏网之鱼”包尔,德国秘密警察对包尔紧追不舍,包尔急中生智,通过下水井通道逃进森林,躲到犹太抵抗组织成员何夫家里,深夜,有人突然前来借宿,意外发现了包尔的行踪,并向德国秘密警察告密,汉斯率领秘密警察到何夫家搜捕包尔,为了掩护包尔,善良的何夫惨遭杀害,而纳粹并没有停止杀戮的脚步。

晚上,姚嘉丽和普济洲又因为罗莎的事情而吵了起来,普济洲坦白说自己不喜欢束缚,更不能接受旧式婚姻,此前是被父母捆绑着和姚嘉丽登记结婚的。姚嘉丽不甘心的质问普济洲,早知今日,当初又何必冒险救自己。普济洲诚实的说,当时情况很危险,即使换成别人,他也会出手相助的。此刻,姚嘉丽终于明白了,普济洲的心里并不曾有过自己,自己最好的选择是离开。普济洲发现姚嘉丽离家出走,焦急的到处寻找却不见踪影。鲁怀山知道后,安慰普济洲,也许姚嘉丽一会就回来了。姚嘉丽无处可去,独自在奥地利街头露宿一夜。第二天一早普济洲终于找到了姚嘉丽,普济洲和姚嘉丽三句话有两句话说不和,继而又吵了起来,姚嘉丽决定回中国。

更多关于最后一张签证的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