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集_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分集剧情介绍,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演员表(1-44集)大结局剧情介绍(2)

电视| 娱乐| 剧情| 最近更新|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分集剧情介绍,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演员表(1-44集)大结局剧情介绍(2)

来源:www.93ku.com 2017年01月03日13:48 责任编辑:熊大大

导读: 由李骏执导,朱亚文、陈妍希领衔主演,张铎、曾泳醍、王新、李依玲、黄超、马灿灿、鲍晓、丁志诚、陈迪等倾情加盟的《北上广依然相信......

剧情介绍:

第1集 - 欢喜冤家相识车祸 王茂开始事事不顺

王茂是易结婚礼策划公司策划一部的总监,他为人幽默机智,在业界也是小有名气,正因为如此,职场上的王茂霸道、傲慢,因为突出的业绩,同事们虽然颇有微词,也无可奈何。这一天,在一个巨大的会场舞台上,意气风发的王茂正在给台下的众多单身女青年们进行“洗脑”式的演讲,内容主要是刺激广大女青年恋爱要趁早、结婚要趁早、生孩子要趁早,可谁想,王茂费尽心思说了一大堆,台下的观众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在这场聚会上,有个特殊的听众,他就是王茂的竞争对手—萧然,为了知己知彼,萧然特意男扮女装前来会会王茂,两个人在厕所还尴尬的相遇了。萧然对王茂的演讲不以为然,甚至觉得这个人不配成为自己的对手,为了更好的进攻婚庆市场,萧然决定对王茂的易结婚礼婚庆公司进行更加细致全面的了解。

王茂千叮咛万嘱咐助手麦琪,一定替他先招待好公司的大顾客董先生,他开车紧忙从会场往公司赶。在车上一直听麦琪汇报工作的王茂,不小心撞到了台湾女孩黄依然,王茂下车后不仅没有道歉,反而认为是她撞了自己的车,出语尖酸刻薄。

王茂着急回公司见客户,可黄怡然却不干,坚持叫来了交警。董先生已经到了公司,麦琪赶忙联系王茂,王茂告诉麦琪一定要稳住董先生,王茂心里着急,嘴上和黄怡然更是争锋相对。交警来了之后判定王茂负全责,王茂不服气,跟警察争论了半天,最后王茂只能签了罚单,他觉得自己碰见黄依然真是惹了一身晦气。

策划二部的总监东方柏趁着王茂不在公司之际,私下把董先生这个大客户抢到了自己手里,王茂知道以后火冒三丈,他甚至觉得黄依然是专业从台湾过来碰瓷的,两个人互发毒誓,再见到对方,一个咬舌自尽,一个孤独终老。

萧然找人买来了易结婚礼公司的资料,他发现了这家公司的副总经理张凯文,原来是旧相识。王茂火急火燎地赶回公司,正巧看见东方柏送董先生走出公司,王茂对东方柏挖自己客户的事情冷嘲热讽。心中恼火不已的王茂回到办公室,把火都撒在了麦琪身上,顺便也指桑骂槐的骂了东方柏。

张总给王茂带来了一个新的实习生,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实习生居然是黄依然。惊讶之余王茂不小心咬到了舌头,两人不禁想到几个小时前各自发下的毒誓,惊出一身冷汗。王茂以为黄依然面对身为领导的自己,会因为想要讨好上司而为早上的车祸有所表示,可他没想到,耿直的黄依然并不觉得自己早上有什么过失,相反她认为既然警察都判定了是王茂的责任,那就是王茂的责任。

王茂看着如此不开窍的黄依然,摔门离去。黄依然追着告诉王茂,他这是在公报私仇,王茂不管,他只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个晦气鬼留在自己身边。萧然邀请张凯文见面,原来两个人是老同学。王茂怒气冲冲的进了张总的办公室,控诉早上东方柏抢走自己客户的事情,并把早上自己回来晚的原因都怪在了黄依然身上,两个人在张总面前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吵起来。

张总劝王茂,实习生是总公司要求放在公司最好的策划组,如果王茂坚持要把黄依然放在东方柏组的话,那就是告诉全公司的人,东方柏的策划组是最好的。争强好胜的王茂当然不可能承认东方柏比自己好,王茂只好作罢。

易结婚礼公司开会,网络名人白露露指名要易结婚礼为自己和马桶生产商赵大光筹划婚礼。王茂和东方柏都想抢下这单大生意。东方柏正在说着自己想法的时候,黄依然突然插话反对东方柏的提议。

第2集 - 依然帮王茂解难题 萧然出手英雄救美

在白露露婚礼主题的讨论会上,黄依然提出卫生间主题婚礼的创意,却遭到了众人的嘲笑。就在王茂组和东方柏组争论的时候,策划一组负责的一起婚礼中,新娘新郎的结婚证被司仪弄丢了,策划一组全员都赶紧出动去找结婚证,王茂更是亲自上阵,讨论会被迫中断了。

黄依然为了帮忙,去装满婚礼设备的货车中翻找。因为舞台尺寸要更改,装着设备的货车需要重新返回婚礼现场。萧然收购了蒂莲婚庆公司,他前去现场查看,筹备婚礼的工作人员冯春雷看见萧然拍照赶忙驱赶萧然,萧然亮出自己身份,冯春雷却以为他在说谎,对萧然出言不逊。

黄依然终于在货车里找到了结婚证,可这时,货车门却从外面关上了。车的封闭性很强,再加上司机带着耳机,根本听不见黄依然的呼救声。冯春雷给公司打去电话,才知道原来萧然真的是自己的新老板。冯春雷突然想起来黄依然还在刚才让开走的货车里。萧然让他赶紧给司机打电话,可电话一直打不通。萧然决定亲自去追货车,临走时他表面上告诉冯春雷,因为他刚才阻止自己拍照很尽责,决定提拔他,走出会场,萧然却给公司打去电话,责令开除冯春雷。

黄依然在车厢中因为缺氧,身体逐渐不支。萧然追上了货车,解救了黄依然。麦琪告诉王茂,黄依然已经带着结婚证去了新娘新郎所在的机场,王茂没想到这么大的一个难题居然让黄依然给解决了。

萧然给黄依然送去她落在会场的包,并顺路把黄依然送回了单位。王茂刀子嘴豆腐心,虽然嘴上对黄依然关在车厢的事漠不关心,可实际上在知道黄依然被困之后打了很多电话,努力联系货车司机。

黄依然很感激萧然救了自己,把从台湾带来的凤梨酥送给了萧然,萧然自言自语说有时候当个好人也不错。黄依然无意中把手机丢在了萧然车上,王茂打来电话,萧然接了起来,一言不发听着王茂在电话里大呼小叫,并挂掉了电话,王茂以为黄依然是故意的,心里很恼火。黄依然赶回公司,王茂知道她手机丢了,嘲笑她自认倒霉。王茂不想让黄依然整天跟在自己身边,只好在组里找一个人给她当师父,选来选去只有大宝最合适。

正在黄依然为自己帮了忙而开心的时候,王茂一盆冷水泼了下来,嘲笑黄依然她就是补了漏,警告她职场上没有鼓励式教育,只有挫折教育。下班以后,王茂决定犒劳大家辛苦一天,请一组的人去大头家吃羊蝎子。大头在公司负责后勤工作,王茂让大头带着依然参观公司,依然无意中得知后花园是公司禁地,大头和依然相处的很愉快。

下班后,一组所有人为了这顿晚饭,都早早地就赶去了大头家的羊蝎子店,麦琪下班后要先去和供应商谈合同,王茂知道后决定先送麦琪去见供应商,然后两个人再一起去和同事们聚餐。王茂在路上跟麦琪讲述自己在职场上受过的挫折,也是在侧面告诉麦琪很多错误不能一错再错,麦琪知道王茂还在为之前丢了董先生单子的事情生气,心中很愧疚。

大头看见依然一个人拎着被撞坏的自行车,决定带着依然去修车,车的后备箱太小,放不进去依然的脚踏车,大头急中生智决定把脚踏车绑在了车顶上,却没想到把车门也给绑住了,两个人只好从后备箱爬进车里去,样子很狼狈。

王茂刚把麦琪送到和供应商见面的地方,就接到了派出所电话,警察告诉王茂他的父亲王金刚因为下棋跟邻居发生了冲突,王茂赶紧开车去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王茂才得知他父亲把一起下棋的人给打了,结果人家的家属对王茂不依不挠,王茂赔了钱这才把王父救了出来。王父是个打扮上非常时髦潮流的帅大叔,父子两人简直是一个脾气秉性。王父知道王茂晚上要去大头家聚餐,因为大头家租的房子正是王父家的宅子,王父非要跟着一块去,王茂不同意,王父决定自己前往。

麦琪给王茂打来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成功的跟供应商谈好合同,把价格压下去百分之五,这超出了王茂预计价位,王茂高兴的表扬了麦琪。

大头带着黄依然去了修车店,原来黄依然这辆车原价四万八,修下来的话得7千左右,这车是黄依然表哥送给她的。大头觉得修车费用太贵,自告奋勇帮依然修车。

黄依然到大头家后厨,帮着大头妈蔡姨打下手,蔡姨很喜欢这个说话软软的台湾女孩。依然用大头的手机拨打自己的电话,可是一直都没有人接。大头告诉王茂黄依然的修车费要7千多,王茂这才知道,原来两人车祸后黄依然跟自己要那5000块钱,真的不是在讹自己,王茂知道自己错怪黄依然了。

萧然出门和张凯文会面,把手机扔在了房间里。萧然贬低曾经的同学们都是乌合之众,这话让张凯文听着特别不舒服。

第3集 - 王父形象惊呆众人 王茂故意捉弄依然

萧然挖苦张凯文,这让张凯文不想再跟他聊下去,萧然提出他想挖走张凯文的意图,凯文认为萧然实在太过于自以为是,拒绝了他的提议。

晚上王茂和策划一组的同事们在大头的羊蝎子店聚餐,大家伙都问王茂为什么要去单身联盟找客户,王茂用非洲卖鞋的案例告诉大家,什么是逆性思维。依然听到以后悄悄地嘟囔了一句“没品”。王父一身潮流打扮,骑着机车出现在王茂众人面前,这让王茂的同事们大吃一惊,大家伙没想到老爷子这么时髦。

王父在餐桌上跟大家聊天,问道王茂有没有欺负过大家,同事们都连忙说起王茂的好话,偏偏这时候依然不识趣的说王茂欺负自己的事情,王父责怪儿子对人家姑娘没礼貌,王父和依然一见如故,两人热络地聊了起来。王茂心烦的出去透气,麦琪追着出来,她问王茂对于自己拿下供应商的事情,有什么奖励,王茂表示他把这份功劳记在心里了,麦琪对王茂的喜欢之情都写在脸上。

依然和王茂回到餐桌上还是互不理睬,依然决定先走,在门口看到了王父的摩托车,感叹这辆哈雷超酷,王父正好顺路骑车送依然回家,同事们都调侃王茂他爸爸魅力无限。蔡姨要为王茂介绍相亲对象,王茂没有这个心思,只能找借口跑掉,蔡姨无意中说了一句让王茂不能总把过去的那件事放在心里,这句话戳到了王茂的痛楚。

王父和依然在公路上遇到一帮玩飙车的年轻人,王父不服老的劲儿一上来,愣是跟着这帮年轻人飙起车来,谁成想半路被警察认为是飞车党扣了下来,王茂来了以后为王父跟警察吵架的事生气,王茂嘲讽依然,自从碰见她自己就倒霉了一整天,他让依然明天带着辞职报告来见自己,并把依然一人留在了路边。

在车上的王茂心软了一下,让司机掉了头,虽然不情愿,还是送了依然回家。车上,王茂尖酸刻薄的挤兑依然,依然生气的下了车。王茂让司机跟着依然,一直跟到了依然进了住处,这才放心的离开了。

大头把依然的自行车修好了,还送来了早餐,这让独处异地的依然觉得很温暖。王茂这时候出来告诉依然,今天算她迟到,依然解释自己是8点30准时进来的,并没有迟到,王茂却告诉她,公司的规定是8点30之前,不是8点30,依然觉得王茂这是故意针对自己,虽然很生气,也无计可施。萧然看到依然手机上大头的电话,打过来告诉依然她的手机在自己这里,两人约定中午见面,偏偏这时候王茂通知全组中午开会,依然气的又去找了王茂理论。

依然认为王茂利用午休时间开会不合理,王茂对她的提议不予理睬,把依然骂了出去。张凯文告诉王茂,白露露和赵大光的婚礼总公司决定由一组和二组各出创意,择优采用。总公司要求出创新产品,张凯文把这项工作交给了王茂,王茂看在张凯文的面子上,接下了这项工作。

大宝旁敲侧击的问依然,是不是跟集团的领导层面有什么关系,单纯的依然说自己并不认识什么领导,大宝没有在依然身上挖掘到有价值的信息。大宝让依然系好客户婚礼会场的500个丝带,正在依然热火朝天系丝带的时候,在公司的王茂接到客户电话,要求更换婚礼会场上丝带的颜色,麦琪告诉他大宝现在带着依然正在会场布置,问王茂要不要通知两人赶紧停下,王茂却故意让麦琪晚半个小时再通知他们,他有心让依然吃点苦头。

第4集 - 依然初次展示婚庆天赋 两组相争卫生间主题婚礼

王茂为麦琪展示自己设计的婚纱,麦琪赞赏不已。依然马上就要把500个丝带都系好的时候,大宝突然过来告诉依然客户要求更换丝带颜色,所有系好的丝带要拆了重新弄,依然知道是王茂故意不让大宝提前告诉自己之后,气冲冲的回公司去找王茂理论。

王茂正和麦琪在办公室讨论白露露婚礼现场的问题,依然冲了进来,她质问王茂为什么整自己,还怒骂王茂是变态,王茂傲慢的表示自己乐意,并突然决定给依然放半天假。原来王茂算了一下依然系好500个丝带的时间,竟然是自己参加工作两年以后才可以达到的程度,他没想到依然在这方面还真有天赋。

王茂赶去高尔夫球场见客户,路上堵车,他只好一路跑着过去,气喘吁吁的王茂跑到高尔夫前台,上气不接下气,结果他约的客户沈老板还没有到,而此时沈老板正在会见萧然。萧然希望和沈老板合作,可是对方反感萧然的自负,拒绝了他的提议。王茂接到沈老板助理的电话,得知沈老板要出国,没有时间来见他。王茂陪尽了笑脸,做好了准备,却被人家一句不来了就打发了,心里很沮丧。

今天对萧然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结果和他约定好相见的人却没能来,这让萧然很失落。傍晚,依然来到萧然的酒店取手机,依然准备了小礼物以表谢意。依然看到桌子上摆放的生日蛋糕,以为是萧然的生日,好心地说了句生日快乐。萧然听到依然打电话,得知她的父母都已经去世,她是独自一人在北京。萧然告诉她今天不是自己的生日,而是他父母的忌日,他希望依然可以坐下来陪自己喝一杯。

萧然告诉依然,父母在自己高考结束的那年出去旅游,在从台湾坐飞机去香港的时候,死于空难,依然看着伤心落寞的萧然,有种某明的心疼。萧然无意中得知原来依然是易结婚礼公司的实习生。在依然的陪伴下,萧然总算没有孤孤单单地度过这个特殊的日子。依然回到家中发现自己再一次把手机丢在了萧然处。

王茂约着张凯文一同吃饭,没想到偶遇东方柏,无奈只好三个人同行。三人去吃大排档,东方柏拿捏作势,王茂很看不上眼,使劲儿挤兑东方柏。东方柏当着王茂的面,告诉张凯文他们策划二组决定用卫生间婚礼创意,王茂骂东方柏这是盗用依然的创意,东方柏回击王茂,明明是他们一组自己内部否定了这个创意,现在自己用这个创意无可厚非,王茂被东方柏的话这么一激,也亮明态度,告诉张凯文,他们策划一组决定就用依然这个卫生间主题了。

张凯文决定让王茂组和东方柏组就卫生间主题婚礼进行价格竞争,而且告诉王茂这主题是依然提出来的,所以如果这个主题一旦被客户采纳,就必须让依然参与进来。王父告诉王茂今天晚上策划一组的小周来看自己,王父以为小周是喜欢王茂,有想当自己儿媳妇的意思,王茂觉得这不可能。张凯文的妻子闹着要跟他离婚,居住环境的窘迫让张凯文重新开始考虑自己的经济状况和生存处境。

第5集 - 依然过敏被戏弄 王父救场当司仪

依然晚上敷面膜,因为手机不在身边,没有给自己设置定时,结果面膜在脸上敷了一个晚上,早上起来脸上严重过敏,满脸通红。依然早上带着口罩来上班,被王茂好一番嘲笑。王茂问依然昨天为什么旷工,依然一头雾水,她问王茂昨天明明是他给自己放的假啊,王茂却一脸无辜的说自己不记得了。依然终于明白王茂这是在故意整自己,给自己假又不承认,让公司人事部认为自己是旷工,依然觉得王茂这个人实在是坏透了。

依然要请病假去看脸,王茂说可以,但是还会再记她旷工一次,依然终于被王茂逼急眼,决定辞职离开。一组的同事们虽然对依然没有太深的感情,但是看到她要辞职,还是有些不舍。依然收拾东西的时候在包里摸到了一个录音笔,她计上心头,带着满脸讨好的笑容又一次走进了王茂的办公室,主动承认刚才是自己的态度不好,她诱导王茂说出他是故意整自己的事情,没想到老谋深算的王茂早就看出了依然这点小伎俩,一下子就戳破了。王茂还是给了依然两个小时的假,让她去看医生,依然以为王茂又是在坑自己,王茂把自己准她假的事情录了下来,好让依然放心去看病,依然实在搞不明白,这个尖酸刻薄的上司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了。

张凯文和同住的人打了一架,拉着行李箱来到办公室,正巧让王茂看见了,王茂知道事情的原委后,替朋友抱不平,他让张凯文住到自己那里,暂时没有安身之地的张凯文,只好答应。大头在依然桌子上看到了写到一半的辞职报告,一根筋的大头以为王茂真的辞退了依然,不管不顾的冲进了张凯文办公室找王茂理论,王茂收拾了大头一顿,告诉他自己没有辞退依然。

洪氏集团的千金洪朵朵既是萧然的女友,又是萧然的上司,原来萧然父母忌日的那天,萧然一直等的人正是洪朵朵,她从上海来到北京,见到萧然之后指责他不该花那么多钱收购蒂莲公司,让她的哥哥们都等着看自己笑话,萧然解释自己正是看到了中国婚庆市场的巨大潜力才决定这么做的,可洪朵朵并不理解也不支持萧然的做法,洪朵朵交代完董事会传达给萧然的事情,就匆匆离开了。

依然回到单位告诉王茂,医院人太多,怕耽误工作所以就没看成医生,王茂虽然嘴上刻薄,但转身进办公室就给王父打去电话,询问他以前用的特别好的那款治过敏药膏是在哪买的。一组里的小于想要挣点外快,怀着身孕去盯婚礼现场,没想到司仪临时出了状况不能主持婚礼,王茂知道以后动员全组的力量赶紧另找司仪,可这天是黄道吉日,有空档的司仪根本找不到,就在大家伙都急的手足无措时,大头向王茂提议,他有个人选,那就是王茂的父亲—王金刚。

原来王父曾经是在歌舞团工作,王茂觉得靠谱,给王父打电话,求着老爷子赶紧来救场,王茂也带着依然赶去现场。王茂为了照顾小于,让依然陪着小于,自己替小于去现场督导,还把业绩算在小于身上。小于怕王茂忙不过来,给了依然一个对讲机,让她赶紧去现场帮忙。婚礼是摇滚主题,音乐一响,王父脑袋里一片空白,他告诉王茂自己不行,要打退堂鼓,王茂实在没办法,心生一计,把对讲机给了王父,决定和王父唱一把双簧。

王父在台上,重复着对讲机里王茂说的词,中途新郎不小心把戒指掉在了地上,王茂正不知道怎么接词的时候,在舞台一侧帮忙的依然看到小于交给自己的提示卡,里面正好有一张是为了应付这种突发状况的,她悄悄的从后面给王父递了上去,圆满的化解了台上的小尴尬。张凯文的妻子催着他回来离婚,他实在没办法,只能去跟公司的总经理康总请假。没想到老奸巨猾的康总三言两语就把张凯文的请假给堵了回去。

小于肚子突然剧痛,用对讲机呼叫依然。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发表评论